文/和君咨詢業務合伙人 鄭越文

為了探討清楚這個話題,我們在2014下半年開啟了第四屆越文論壇(沈陽),并給參與論壇的各位兄弟姊妹布置了一項課題:每一組學員是隨機組合的6個人,你們各自的主營業務是什么(交流討論)?如果要求你們組建一個教育集團,未來謀求更大發展并迎接新的時代機遇,你們將以什么樣的方式重組?以哪塊業務為主線?如何實現共同增值?股權問題如何解決?假設為了更快、更大、更好發展,集團需要引入外部投資,你們認為應該引入多少資金?是借款形式、抵押貸款形式、股權融資形式更適合你們這個教育集團?如果是股權融資形式,你們愿意釋放多少股權?你們更愿意接受哪類機構的投資(A、同行業老大;B、投資機構;C、上市公司;D、非同行業機構;E、其他形式)?假如你是未來集團的董事長,請闡述你們的規劃和構想。

大家對這項課題討論得非常激烈,并提出了很多開創性的設想。為了能讓大家清晰透徹地理解當前時局下,尤其是傳統培訓機構如何“抱團取暖、整合發展”以及投融資機會,我以環渤海區域為例與大家做了以下分享:

首先,我們來看看環渤海區域的經濟特征,感覺不比長三角、珠三角差到那里去,不說天津、北京的人均GDP屬于當之無愧的執牛耳者,遼寧和山東屬于典型的中堅力量,在環渤海區域最落后的河北省,也能拿到一個中間名次。著實讓人感受一把環渤海區域的“不差錢”,從這個維度看,環渤海區域的家庭應該有充足的教育培訓支付能力。

接下來,我們再看看環渤海區域的人文環境特征。環渤海地區科技力量最強大,僅京津兩大直轄市的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的科技人員就占全國的四分之一。教育資源堪稱中國最優,學科門類齊全,師資力量雄厚。北京的重點高校占全國的1/4,天津有30多所高等院校和國家級研究中心。環渤海區域擁有高等院校376所,占全國的27%,高等院校教師約占全國的1/3,高校學生數約占全國的1/4以上。這樣一種人文環境,造成了濃厚的教育環境和氛圍,很多聚會在一起的人們,通常會將話題轉移到孩子的學習上,北京、山東區域表現最為明顯,孩子學習成績不好,家長都沒有面子,更夸張的一種說法:孩子若考不上一本,甚至都抬不起頭來。從這個層面上講,環渤海區域的家庭是有非常強烈的教育投入意愿的。

家庭“不差錢”,擁有充足的教育培訓支付能力;教育氛圍濃厚,又有強烈的教育投入意愿。理論上講,在環渤海區域大大小小的教育培訓機構沒有理由做不好手頭上這塊業務!如果不想做大,至少應該挺輕松的!但現實境況卻不樂觀,大家似乎都非常勞苦地掙扎在一線,沒有半分可喘息的空間。由此,我們不得不認真審視一下環渤海區域現有的市場環境特征:小散亂差標桿區;一線品牌轟炸區;政策調整示范區;在線教育滲透區!相信在這一區域的教育培訓機構都能深切感受。

教育培訓機構的做大做強,從理論上講,需要面臨以下幾個基本命題:需要研發或引入極具競爭力、能夠真正給學生帶來實效的教育培訓產品;需要構建一流的師資教學隊伍;需要打造能夠復制的標準化運營體系;在線教育是件好事,我們需要構建O2O平臺……解決這些核心命題都需要足量資金的大力投入,縱觀當前很多機構在此方面都是裹足不前,吸納外部資金也條件有限。比如,教育培訓機構基本上都是輕資產運營,抵押貸款沒有一定資產;民間拆借有風險,親戚朋友那里最多投上一點點;各大基金、投資公司對絕大多數傳統型的培訓機構都沒興趣……一言以蔽之,資本是趨利的,而且是大利,若要打動資本方,就必須有性感的財務報表、成熟的商業模式、競爭力的產品和團隊、充足的可發展空間等,又繞回到原來的命題上來了,若能滿足這些條件,我們還有必要融資嗎?因此說,“向外求”也沒有那么容易。

我們若按照以往的慣性,依然選擇依靠自身滾動發展,那就只剩一個字:慢!尤其在當前這個快速變化的時代里。實際上,這么多年,我們就是在這里原地轉圈,一步步挨過來的,發展速度緩慢,活的很累。關于未來,我們看不清也看不到!環渤海教育培訓的所面臨的市場環境深深的桎梏著我們的發展,其中我們最根本的、最大的問題就是:散!每家機構都是一個手指頭,從來沒有握成一個拳頭!因為散,我們只能單打獨斗,因為散,我們只能任人宰割,因為散,我們無法構建強勢品牌,因為散,我們無法成長為巨人。

因為就經營環境而言,環渤海經濟區內行政干預的力量比較強,市場配置資源的能力相對較弱,致使在體制創新上,環渤海與珠三角、長三角有一定差距。比如,沿京津交通干線分布著中關村、亦莊、廊坊開發區、天津武清開發區、天津新技術產業園區、塘沽海洋高新技術開發區、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和天津港保稅區共8個有一定規模的產業區,使這一天然的高科技產業帶斷裂,未能發揮出更大的輻射和帶動作用。這一多年傳承下來的保守思想,同時也制約著教育培訓機構的整合發展。

假設我們能突破傳統思維,完成區域性的整合與重組,以遼寧省為例,成立一個遼寧教育培訓集團,那么,我們的境遇就能發生一定的變化:就能實現優勢資源互補,完成“垂直社區”服務(電商平臺的下一站),就能最大化降低成本、提升效益,就能驅逐市場的“害群之馬”(小亂差者,擇機并購),就能與全國性品牌相抗衡,就有機會擁抱在線教育,就擁有資格謀求資本市場的青睞。
因此說,基于區域的“合并同類項”,實現1+1+1>4的集體價值倍增,將是下一個階段的必然趨勢。需要值得注意的是,整合重組并不是簡單的疊加或累積,最好有一家資本進入,針對“拼一個什么樣的盤子”進行科學論證。另外,太松散的拼合沒意義,股權合并才是真正的整合,科學分工也至關重要。

假設,基于遼寧區域的教育培訓行業成功整合之后,在資本市場方面將迎來兩大核心機會:

一是對接上市公司,迎接其進行教育產業布局帶來的機會。很多傳統業務的上市公司,需要注入新鮮血液。比如,“森馬服飾”宣布1.022億收購睿稚集團天才寶貝,進軍兒童教育產業;“世紀鼎利”6.25億收購IT教育公司智翔,進軍職業教育領域;“立思辰”斥資2000萬控股樂易考,加碼在線教育……

企業成長過程中會經歷一波又一波的產業演進,構成一條又一條持續相接的產業發展曲線。持續成功的企業,是在前一輪增長走向衰退之前即開始布局下一輪的增長基礎(產品、產業及其對應的資源與能力),待到前一輪增長乏力或衰退之時,新一輪增長已然接力,或蓄勢待發或步步為營。后一輪增長站在前一輪增長積累的資源和能力基礎上,將走得更高更強,如此形成增長周期的美妙接力。新技術創造新需求,造就新商業、新產業。面對跨界翻墻、打家劫舍、屌絲逆襲的商業新海盜時代,企業命運要么跨越,要么顛覆。上市公司的戰略命題因此演變為:一是傳統業務面臨如何應對挑戰、逆襲和顛覆,如何保住地盤,如何實現轉型和O2O改造?二是如何基于原有的業務和能力,開辟新業務,挺進新領域,發育新能力?三是如何甩開原有的業務和能力,全新出發,擁抱互聯網,擁抱新經濟,跨界去打劫,去逆襲,去彎道超車?在這樣一種大背景下,將留給有準備的教育培訓機構諸多機會。

二是登陸新三版,擇機奔赴主板市場。目前,新三板不再局限于中關村科技園區,也不局限于天津濱海、武漢東湖以及上海張江等試點地,而是全國性的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權交易平臺,主要針對的是中小企業。在新三板上市后可獲得的優勢資源包括:
資金扶持:根據各區域園區及政府政策不一,企業可享受園區及政府補貼;富增值:新三板上市企業及股東的股票可以在資本市場中以較高的價格進行流通;實現資產增值;股份轉讓:股東股份可以合法轉讓,提高股權流動性;轉板上市:轉板機制一旦確定,公司可優先享受“綠色通道”;公司發展:有利于完善公司的資本結構,促進公司規范發展;宣傳效應:新三板上市公司品牌,提高企業知名度。

更何況在1月7日,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了一攬子教育法律修正案草案,明確對民辦學校實行分類管理,允許興辦營利性學校。對于教育培訓企業而言,未來通過IPO形式登陸A股的大門已經徐徐打開,未來開啟新三板轉至主板市場的那扇窗也不會太遠。
總之,利好的客觀環境就擺在那里,殘酷的市場環境也擺在那里,在很多機構面前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還像往常一樣孤立發展;二、整合發展,迎接新的契機。做大事業,離不開資本的支持,沒有整合,所談一切都是空的,事業舉步維艱,如何選擇,取決于你的心胸和格局。